工業園區
 
工程招標
商會博客
 
光彩事業
首頁 > 光彩事業 > 詳細信息
十年一諾裴春亮:為了老支書和眾鄉親的囑托
來源:admin 作者:admin 發布日期:2015-3-17 點擊次數:2131

 

 

裴寨人眼里,裴春亮是個人物,且是300年一出的人物。

  全村的老少爺們兒服他,不僅在于他出身貧苦,不靠天、不靠地,憑著個人的努力,成為遠近聞名的企業家;更在于他富不忘貧、貴不忘本,率眾鄉親奔小康,短短幾年時間,把窮得掉渣、苦得難熬的裴寨村,建成聞名全國的新農村社區。

  山里人性子憨,嘴上不說,心里卻跟明鏡兒似的:

  當初春亮家遭難,要不是老支書和眾鄉鄰拉一把,春亮發達后,絕不會下恁大工夫回報鄉里;要不是他能力強、身子正,還懂感恩,老支書絕不會三番五次請他“出山”;要不是春亮當了“村官”,硬生生砸進去一個多億,裴寨村也絕不會有今天的發展……

  所以,若論裴寨村的變遷,須從十年前老支書“三顧茅廬”說起……

  (一)

  沒有以前老少爺們兒的支持,我裴春亮也沒有今天,我不是沒有良心的人,我堅信自己有這個能力,帶領裴寨村共同致富。

  ——裴春亮

  時間回到10年前,2005年春節后。

  馬上又到村委會選舉了,老支書裴清澤壓力很大。

  一則,裴寨村地處山區丘陵,土薄石厚,十年九旱,村民住的是土坯房,吃的是地窖水,走的是泥巴路,人均年收入不到1000元,窮得省里市里都掛了號,別說致富奔小康,連年輕人娶媳婦都成問題,不找個“能人”領頭干,苦日子啥時候熬到頭?

  再者,村里人不多關系卻很復雜,五大門兩大派明爭暗斗,連續九年村委會主任空缺不說,不時還有人上訪告狀、打架斗毆,整天摁下葫蘆起了瓢,弄得他焦頭爛額、身心俱疲,也想趕快找個服眾的年輕人接班。

  裴清澤一直看好裴春亮!

  因為,他是看著春亮長大的,說起來還曾對春亮家有恩。

  裴春亮十來歲時,家中連遭大難:三哥觸電身亡,二哥出車禍死了,接著大哥中風偏癱,大嫂二嫂撇下三個年幼的孩子出走。老父親連遭打擊一病不起,沒過多久也去世了,家里窮得連棺材壽衣都買不起,是老支書做主刨了村里兩棵桐樹,連夜做了口棺材,又號召鄉親們湊錢買了壽衣,幫春亮好歹把父親安葬了。

  春亮感激不盡,跪倒在老支書面前,含淚發誓:如果有一天發達了,一定加倍回報鄉親們的恩德!后來他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后,一直給村里捐錢修路、蓋學校、資助困難戶不說,誰家有事找他救急,三千五千,一萬兩萬,有時候連欠條都不用打!

  論能力,論人緣,論仗義,春亮當村委會主任最合適!

  思來想去,老支書決定去趟城里。

   這天早上,天剛蒙蒙亮,市區還有些冷。

  裴春亮一覺醒來,剛開燈下床準備洗漱,就聽見“砰砰砰”有人敲門,打開門一看,原來是老支書來了。

  裴春亮愣了,“老支書,你咋來了?”

  裴清澤一笑,“嘿嘿,我們早來了,看屋里燈不亮,沒敢敲門!”

  裴春亮忙著敬煙,聞言一驚,“是不是村里出了啥事兒?”

  老書記單刀直入,“春亮,我們這是專門請你出山來了。”

  “不中不中,我能力不中!”寧領千軍,不管一村,裴春亮一口回絕,“再說廠里一大攤子事兒呢,一天從早忙到晚我還忙不過來,就是想干,哪騰得出來時間?”

  連說幾遍,裴春亮就是不吐口,老支書急了,“春亮,算我求你了行不行!”

  裴春亮面色深沉,說,“老支書,您和咱村老少爺們對俺家有恩,我這一輩子都忘不了,換作其它事兒,缺錢缺人,只要您支應一聲,我裴春亮絕無二話,這事兒,真不行!”

  裴清澤無奈,只好悻悻而歸……

  (二)

  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努力,把我的想法變成現實:那就是在我們這一代人身上,徹底改變裴寨村貧窮落后的面貌。

  ——裴春亮

  從城里回來不久,裴清澤召集村民代表,開始商量村委會選舉的事。

  剛一提到裴春亮,大家一拍即合:“春亮中!春亮肯定中!他膽大心細,會干事也能成事兒;他要當村長,大伙兒擰成一股繩,干啥都有主心骨了!”

  眾人這么說,絕非憑空臆斷。

  當年家逢變故,裴春亮輟學到磚場打工,因年小人弱,場長最初不愿意要他;哪知他人小志氣大,人勤快不說,干活還不惜力;一看要變天,不管黑天白夜,不用吩咐,拿起油布就去蓋磚坯;事事做在前頭,啥條件沒提過,場長主動給他漲工資。

  后來,裴春亮技校畢業后沒活干,想跟村頭的老師傅學理發;老師傅不愿意教,春亮就天天給老師傅挑水,一天八桶水,一趟四五里,一連挑了半個多月;終于把老師傅感動了,認他做了第一個徒弟;裴春亮學成后也開了家店,這才開始有了自己的門市。

  再后來,裴春亮到北京推銷大理石,騎輛破自行車跑業務,風里來雨里去,吃盡了苦頭也不見大的起色;一次途中偶遇一輛白色面包車熄火,他默不作聲幫人把車推到加油站,本不圖什么,卻不想司機主動牽線,幫他成了一單大合同,賺得人生第一桶金。

  自此,開煤礦、做貿易、干鑄造……只要認準的事情,裴春亮干一個成一個,一步一個腳印,終于成為遠近聞名的青年企業家。

  “我也知道春亮中,可他說啥也不愿意干,咋辦?”老支書道出實情。

  “這次多去些人,跟春亮好好說說,說不定就說成了呢!”眾人信心十足。

  于是,村里上歲數的長輩,還有和春亮光屁股長大的玩伴,一行十幾號人,跟著老支書裴清澤,一大早趕到了輝縣市區裴春亮家里。

  這次,老支書鐵青著臉坐在一旁,一句話不說。

  大伙兒則輪番上陣,你一言我一語,七嘴八舌,挨個做裴春亮的思想工作。

  這個說,“春亮,你是我們看著長大的,好多都是沒出五福的本家,山不親水親,水不親人親,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!咱裴家門里就屬你在外混得好,你自己日子過好了,就眼睜睜看著鄉親們受窮?”

  那個說,“西山有個張榮鎖,人家富了當‘村官’,又是架橋又是修路,后來成了全國人大代表;你不比他差,不信回村也干兩年,保你也當個全國人大代表,到時候西山有個張榮鎖,東山有個裴春亮,多好!”

  更多人直接將他的軍,“我說春亮啊,咱都是老一輩少一輩的交情,還記不記得你小時候,你家窮吃不了飯,不管走到誰家,熱的涼的,有沒有叫你空著手走?現在你過好了,孩子也長大了,鄉親們針鼻兒大的恩情,你該不會都忘了吧?”

  春亮眼含熱淚,雙手合十,挨個給大家作揖,“我不是沒良心人,鄉親們的恩情,樁樁件件,我裴春亮都記在心上;只是這件事,實在叫我為難!能吃幾碗干飯,我自己心里清楚,不自量力干了,丟人事小,真把大家帶溝里了,我哪還有臉回裴寨村?”

  實在招架不住,裴春亮心一橫,借口有急事兒外出,把一幫人晾在了家里……

  (三)

  我是這樣一個人,不答應便罷,答應了的事情,我必須把它辦成、把它辦好!

  ——裴春亮

  又十來天過去了,村委會選舉馬上就到。

  連裴春亮也覺得這事兒涼了的時候,村里六七十號人,開摩托的開摩托,坐面包車的坐面包車,突然又浩浩蕩蕩開赴市區,把他堵在了家里。

  裴春亮倔,吐口唾沫是根釘,他認準的事情,九頭牛都拉不回。

  鄉親們更倔:“春亮你要還說不干,俺大伙兒住你家都不走了,坐三天三夜也不走……”

  剛從外地出差回來,裴春亮的腰間盤突出又犯了,眾人輪番勸進的時候,他一個人躺在沙發上,任人磨破嘴,一句話不說!

  眾鄉親接茬勸春亮,從早上說到中午,又從中午說到晚上,直到次日凌晨兩點,大家幾乎一粒水米沒進,沒一個人喊累喊餓!

  裴春亮在沙發上瞇眼躺著,看似悠閑自得,心里卻翻騰得七上八下:眼前的鄉親,有老有少,好些都是自己的恩人,這樣一整天飯不吃、水不喝,他真有些不忍;有心答應吧,別說耽誤了生意,妻子紅梅不答應;能不能干好,他自己心里也沒底!

  說話間,時鐘指向凌晨兩點。

  老支書對春亮說,“事到如今,大家只能求到這個份上了,你要實在不愿意,那就算了,我們大家這就回去!”

  聽了這話,裴春亮掙扎著從沙發坐起來,準備站起來送送。

  哪知,同齡的晚輩裴龍祥、裴龍輝,一轉身突然朝著他,“咕咚”一聲跪倒在地。

  即便是現在,在豫北農村,磕頭也是重禮!

  山里人憨厚,卻個個都是爺們兒,從小跪天跪地跪父母,何曾向旁人下跪,何況還是同齡的玩伴兒,發小的知己?

  霎時,裴春亮血液上涌,面色通紅,閃電擊中一般,“唰”地彈起身來,大喊一聲“使不得”,便急步上前攙扶,任他如何苦勸,兩個人就是不起。

  老支書說,“春亮啊,回去吧,難道你想讓大家都給你跪下嗎?”

  “沒有以前老少爺們的支持,我沒有今天,我裴春亮何德何能,受此大禮?”摩挲著滿是老繭的雙手,望著眾鄉親滿含期待的眼神,裴春亮的眼睛濕潤了,“這樣,你們倆先起來,我考慮考慮!”

  說完,他點起一支香煙,邊沉思邊貪婪地把香煙抽完,又長吁一口氣,然后一字一句說,“大家這么信任我,是看得起我裴春亮,你們今天回去,如果村主任選上了,我就回去干;選不上,你們也別再找了,中不中?”

  大伙兒一句話不說,呼啦散了……

   尾聲

  2005年4月20日,選舉正式開始,380票選票,360票贊成,缺席的裴春亮高票當選裴寨村第五屆村委會主任……

  再后來,裴春亮連續幾屆滿票當選裴寨村支部書記。

  如今,10年過去了,在裴春亮的帶領下,裴寨村滄桑巨變、今非昔比……

  得黃金百斤,不如得季布一諾!

  眾鄉親的囑托,裴春亮的夢想,就在這堅守中,一步步變成現實

上一條: 鄭大考古系女生用漫畫記錄“考古人”世界
下一條: 李雙軍長篇小說《刀尖上的舞者》即將出版發行
 
 
吉林快3360安全购彩